广播TOP
首页 > 兰溪广电 > 清风耳语 > 正文

清廉是场持久战

今天我要讲的这个故事,主角的名字叫做颜伯焘。颜伯焘是何许人也?也许知道的朋友不是特别多。但一提起他所倡导的三十六字官箴,大家可能都不会感到陌生。

话说清道光四年,广东连平进士颜伯焘,就任山东泰州州治,也就是担任泰州最高行政长官。这位年轻壮志、风流倜傥的州治大人,刚开始的时候,非常勤于政务。有一天,他命人整理州府大堂时,发现了一块碑文,这块碑文就是由明朝乡贤张聪贤镌刻的“官箴碑”,上面写道:

“吏不畏吾严,而畏吾廉;民不服吾能,而服吾公;公则民不敢慢,廉则吏不敢欺。公生明,廉生威。”

端详着碑石上的这36 个字,颜伯焘大人心潮难平,脸上泛出红色霞彩,两眼炯炯放光。他马上命人研墨展纸,又写了一段跋文,刻在碑上。然后,小心翼翼地将碑石立于衙署西侧,作为自己的座右铭。

立碑自警,一心向善,这颜伯焘,应该是个明操守,重德行的好官了吧!在众人眼里确实如此。后来这颜大人转任济宁,皇帝到济宁视察,看到府中均是布衣粗粮,非常感叹,夸奖颜伯焘“清操自励”,“他时可大用”。一时间颜大人成朝中官员学习之楷模。第二年,颜知府成了四川按察使,当上了“火箭式”干部。《清史稿》列传第158 卷更是夸他:“娴习吏治,所至有声。”说的就是他的吏治成绩,那简直就是杠杠滴!

但这颜大人到底清廉不清廉,咱们呀且慢下结论。因为清廉也是场持久战。到了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,官运亨通的颜伯焘顶替一意查禁鸦片的邓廷桢做了闽浙总督。恰逢英国侵略者用炮舰攻打厦门,刚愎自用、不懂军事的颜大人,没几个回合,就被英军打得大败,被道光皇帝罢了官。

说到这儿您可能会想,这颜大人最多也只是无能而已,和清廉有什么关联呢好戏还在后头。

根据与颜伯焘差不多同时期的张集馨所著《道咸宦海见闻录》记载,道光二十二年二月,颜伯焘被革职返回广东时。途径漳州,从初一即有扛夫过境,每天都需要六七百人,一直到初十,整整搬了十天时间,也就是说,颜大人这次回老家,动用了六七千人的“搬家公司”为他搬运家产。

清代还有一部《椒云年谱》,上面记载,颜伯焘的回乡队伍中,就连仆夫、使女都乘坐四人抬的轿子,八名兵役护卫,堪叹威风十足!家属、仆从、兵役、抬夫,差不多有三千多人,洋洋洒洒拉扯开来,首尾长达两里,看得路人是瞠目结舌。三月,颜大人一行晃晃悠悠,姗姗抵达漳州。县里的招待酒席多达四百余桌。由于下雨,颜伯焘这数千人在漳州连住五天,仅招待费就吃了上万两银子,县令叫苦不迭。最后,还是找到颜总督的手下疏通关节,才将这位尊神请走。

从道光四年,泰州州治颜大人到道光二十二年被免了官回乡的颜老爷,前后不过十六七年的样子,但行为举止却如此地天差地别,判若两人。前者清廉胸怀公心,全然一介耿直志士。后者却无知狂妄,寡廉鲜耻。之所以蜕化变质,一方面固然与清末一塌糊涂的吏治腐败有关,另一方面,也应该是自我放纵,放弃底线,自甘堕落所致。

日日行,不怕千万里;常常做,不怕千万事。新的考验不断出现,反腐倡廉永远在路上。所以我们说,清廉也是场持久战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

友情链接 | 合作伙伴